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
來自恒河之濱的革命使者

  ——記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首任院長、偉大國際主義戰士柯棣華

冀軍梅

 柯棣華,原名德瓦卡納思·桑塔拉姆·柯棣尼斯,1910年出生在印度孟買市紹拉普爾鎮,曾就讀于孟買格蘭特醫學院,1936年畢業。19389月,随印度援華醫療隊來華支援中國抗戰;1939年初到延安,任八路軍軍醫院外科醫生;19406月奔赴晉察冀邊區,不久被任命為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院長,也是該院的首任院長。他辛勤工作,全力救治傷病員,并培養醫務人員,為中國的反法西斯戰争作出了重大貢獻。194277加入中國共産黨,同年129因病逝世,享年32歲。

  印度友人柯棣華大夫是繼白求恩之後,在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發展史中留下光輝足迹的又一位偉大的國際主義戰士。在烽火硝煙的抗日戰争中,他随同印度援華醫療隊遠道來華,援助抗日,後來因積勞成疾,在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首任院長的崗位上,為中國人民的民族解放事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正象毛澤東主席當年為他寫的挽詞中所說的那樣:“在我們象征着勝利的紅旗上,也有他的鮮血。”同樣,在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光榮傳統形成過程中,也凝結着柯棣華留下的精神财富。

 遠道來華  北上延安

 1937年,中國人民抗日戰争爆發,引起已經在印度格蘭特醫學院擔任助教的柯棣華的注目。出于中印兩大民族同樣遭受殖民主義壓迫的共同命運,印度人民對中國人民的民族解放戰争深為同情,各大城市普遍掀起了聲援中國人民的浪潮。印度國民代表大會第五十二次會議正式決議:為援助中國人民,允許派遣醫療隊去中國。這一決議得到國内的響應。在舉國上下的“援華熱”中,柯棣華毅然放棄了正在為考取英國皇家醫學會的學業準備,正式向援華委員會提出了參加醫療隊的申請。

19388月,印度援華醫療隊宣告成立,成員包括:隊長愛德、副隊長卓克,隊員柯棣、巴蘇、木克。柯棣就是柯棣華。同年91日,柯棣華一行5人登上英國客輪吉普塔納号,離開家鄉,經過半個多月的航行,于917到達廣州。930,醫療隊到達武漢,受到八路軍駐武漢辦事處的熱烈歡迎。歡迎會上,葉劍英同志與愛德隊長先後講話,表達中印兩國人民齊心抗日的堅強意志。107,周恩來同志接見了他們,向他們透徹地分析了國際形勢,詳細地闡明了毛澤東主席的抗日戰争的戰略方針,使他們深受鼓舞。接見後,周恩來同志拍着柯棣華的肩膀說:“看得出,你還年輕,多大歲數了?”當柯棣華回答28歲時,周恩來同志握着他的手高興地說:“好啊!你可以為中印兩國人民的友好往來做更多的工作。”

印度醫療隊是代表印度民族來援助中國抗日的。出于民族代表的崇高責任感,柯棣華和他的同事們迫切希望能盡快投入實際的援華工作,直接為抗戰部隊服務。但是,由于國民黨政府的阻撓,他們的這一願望遲遲不能實現。最初,柯棣華和巴蘇被分配到國民黨的一所軍醫院工作。随後,他們不得不随着國民黨政府步步撤退。先是由武漢轉移到宜昌,接着由宜昌撤至重慶。對此,柯棣華十分氣憤。他認為國民黨當局不能代表抗戰的中華民族,他寄希望于中國共産黨。

就在印度援華醫療隊準備北上延安之際,在重慶的柯棣華卻得到一個不幸的消息:父親因償還不起債務,被迫自殺身亡。柯棣華十分悲痛,但他懷着對中國人民的深切同情和援華到底的堅強決心,毅然放棄了回國的打算。他表示,在未完成援華任務之前,決不回國。這是他的誓言,也是醫療隊所有成員的決心。為了表達這個決心,印度5位大夫分别在自己姓氏後面加了一個“華”字,從此,大家便親切地稱他們柯棣華、愛德華、卓克華、木克華和巴蘇華。

1939212,柯棣華和醫療隊全體成員,沖破國民黨的重重阻難,終于勝利抵達延安。當天,延安軍民兩千多人在南門外歡迎印度援華醫療隊的到來。随後,在八路軍衛生部大禮堂舉行了盛大的歡迎會,毛澤東主席出席了大會,并同印度友人一起觀看文藝節目。在熱烈的氣氛中,柯棣華和醫療隊其他成員一起走上台,高興地用中文演唱了《義勇軍進行曲》。歡迎會達到了高潮。

在延安,柯棣華及其他4位醫生,被分配在八路軍醫院和衛生學校工作。他擔任外科醫生并兼做X光工作,在做好本職工作的同時,還以極大的熱忱幫助醫院抓好技術建設,如建立合理的醫療工作制度、對護士進行培訓等。每次發現疑難病例,他總是以誨人不倦的精神給同志們以詳盡明确的講解。對在校學員和在職醫務人員,盡自己最大努力幫助他們提高技術。經常和柯棣華大夫接觸的人,都有一個很深的印象:他不是喜歡空談的人,腳踏實地,埋頭苦幹,總是兢兢業業地把自己負責的每一項工作認真做好。

1939710傍晚,周恩來同志在延河邊騎馬發生意外事故,不幸右臂骨折。當消息傳到距離延安三十多裡的拐峁醫院時,柯棣華和愛德華隊長、巴蘇華醫生立即動身,連夜飛奔楊家嶺。他們趕到周恩來同志住處時,已經是淩晨3點鐘,顧不得休息,馬上和中國醫生一起為周恩來同志認真地進行了檢查和治療。在場的人都十分感動。

1939年,日本侵略者集中大量兵力向我解放區瘋狂進攻,抗日戰争進入了一個更加艱苦的時期。在這種情況下,柯棣華、巴蘇華和愛德華提出申請,要求到前線去。柯棣華堅定地表示:“我們來中國的目的是要直接為抗日的軍民服務,我也要象白求恩那樣,到前線去,為受傷的戰士做手術。”1029,毛澤東主席在楊家嶺特地請醫療隊成員吃午飯,席間告訴他們:朱德總司令已經從山西晉東南拍來電報,歡迎他們到前線去。柯棣華聽了非常高興。

 不畏艱險  奔赴前線

 193911月初,印度援華醫療隊途經西安、潼關,從渑池北渡黃河,到達山西省五鄉縣王家峪八路軍總部。在這裡,印度援華醫療隊受到朱德總司令的熱情歡迎。朱德同志同他們進行了長時間的交談,向3位國際友人講了世界形勢和抗日戰場的概況,介紹了八路軍堅持敵後根據地三年來取得的巨大勝利和主要經驗。柯棣華聽了深受鼓舞。緊接着,隊長愛德華讓柯棣華談了他們到抗日前線去的申請。朱德同志當面答複了他們的要求,并作了具體安排。不久,張店戰役打響了,柯棣華、巴蘇華随八路軍一二九師七七一團參加了戰鬥。他們在戰鬥第一線設立了救護所,分頭帶領醫生護士搶救傷員。戰鬥中,炮彈片、子彈頭和日軍不顧國際公法使用的達姆彈四處飛射,織成了一張巨大的火網。手術台上的屋頂被震得七零八落,刷刷落灰。同事們考慮到柯棣華的安全,一再堅持要他撤下去,可他硬是不肯,甚至發火說:“為什麼叫我下去!假如我不能和你們同生死,就不配在八路軍裡工作!”戰鬥進行了一天多,柯棣華連續工作40多個小時,同大家一起,為80多個傷員做了急救手術。戰鬥緊張時,他曾33夜不休息,連續救治傷員,直至戰鬥取得勝利。

19403月, 柯棣華告别太行山區, 走向新的戰場——晉察冀抗日根據地。這時,卓克華、愛德華、木克華三位大夫因患病,相繼返回印度。巴蘇華大夫也奉命返回延安,柯棣華則繼續留在晉察冀前線工作。19408月,他來到河北省唐縣葛公村,參加了白求恩衛生學校及其附屬醫院的工作,先是擔任白求恩衛生學校外科教員,19411月,又臨危受命,挑起了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首任院長的重任。從此,他象一位勤勞而幹練的母親,默默地操持着醫院的一切。

為了便于工作,柯棣華開始學習漢語。由于他的聰穎和刻苦精神,在很短的時間裡,便可用漢語進行流利的對話和閱讀中文書報。在就任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院長的歡迎會上,柯棣華激動地用中文說:“我知道這裡曾經是白求恩同志工作過的地方,而且是以白求恩這個光榮的名字命名。我要說的是,我決不辜負你們的期望,也決不玷污白求恩的名字,我要象他一樣,獻身于你們和我們的,也是屬于全人類的反法西斯事業。”柯棣華的講話激起了台下一片熱烈的掌聲。

一上任,柯棣華便積極開展工作。他集思廣益,同醫生護士們一起,研究醫院的發展方向,确立了醫院建設的原則,即:遵循毛澤東主席“救死扶傷、實行革命人道主義”的指示,發揚紅軍傳統和白求恩精神,以符合戰時需要和便利病員為原則,不泥古,不照搬,不排外,不保守,積極做好戰傷救護工作。在柯棣華的倡導堅持下,醫院認真執行了休養員班排組織制度、領導幹部輪流查房制度和醫院每兩個月召開一次意見征詢會制度。柯棣華嚴于律己,帶頭執行醫院的各項規章制度。盡管他日常行政、醫療工作都十分繁忙,但從沒有一次耽誤輪流查房和值班。凡是醫院決定召開的會議,他一定參加;集體研究決定的工作,他都一抓到底。在一次醫療征求意見會上,有的同志提出應重視白求恩創造的行之有效的經驗,在平時就組成戰地救護組和醫療巡回組,以适應戰争環境的需要,柯棣華經過認真思考,接受了這一正确意見并迅速付諸實施。同時,他自己也擔任了一個戰地救護組的負責人。

真情似火  忘我工作

柯棣華任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院長之時,正值晉察冀抗日根據地處于最艱難的歲月。醫治傷病缺醫少藥,加上日寇頻繁掃蕩,轉移行軍,困難是可想而知的,但他始終保持着昂揚的鬥志,不知疲倦地工作着,戰勝了一個又一個困難,創造出了輝煌的業績。

在他看來,隻要勤于學習,刻苦鑽研,有一顆為傷病員造福的心,就沒有解決不了的難題。一次,一名戰士胃部受了重傷,在當時醫療設備十分簡陋的條件下,做胃腸吻合術相當困難。柯棣華下決心攻克這一難關。他反複琢磨,想了又想,寫了又寫,制訂了詳細的手術方案。随後,又拿着方案向白求恩衛生學校的江一真校長征求意見,江校長幫他補充完善了手術方案,鼓勵他大膽實施,并答應做他的助手。手術當天,柯棣華從上午8點一直在手術台前緊張忙碌到下午4點,終于成功地完成了晉察冀軍區的第一例胃腸吻合術。接着,又在前線先後完成了胸外科和腦外科以及人工肛門等複雜手術。在他擔任院長期間,共親自完成外科手術兩千多例。

柯棣華處處為傷病員着想,不容許有任何的失職和馬虎行為。一次,醫院按照上級指示向深山轉移,正在這時從前線轉運下來一名傷員,柯棣華大夫立即進行了檢查和手術處理。手術時傷員鋪的褥子被血染得不象樣子,他忙把自己背包上的褥子抽下來,給傷員換上。轉移的路上,他緊緊跟着這幅擔架,由于山路崎岖不平,擔架不免有些颠簸,他一再提醒大家:“要小心,走慢點!”天已經黑了下來,柯棣華顧不得休息,馬上組織醫護人員對傷病員進行安置,并親自把這位剛來的傷員安排在一個蔽風禦寒的山洞裡。這天晚上,夜已經很深了,柯棣華要去看望那個傷員。同事們說:“天這麼黑,又不安全,再說那邊有護士守護,還是等天亮再去吧。”柯棣華說:“還是傷員要緊。”說罷,他爬上山路,摸着黑,深一腳淺一腳地朝山洞走去。

柯棣華對傷病員體貼入微,捧獻出深深的情和愛。一名胸部受傷的傷員,經過他的手術治療,已傷勢好轉,但胸部還有時流出膿血,浸污被褥,容易再次感染。在當時的條件下,又不可能天天換洗被褥床單。柯棣華就利用晚上時間和幾十名護士一起為這名傷員專門縫制了一條帶窟窿的厚棉褥子,墊在身下使他不感到冷,又不會弄髒褥子,傷員十分感動。在抗日前線,柯棣華曾用中文為晉察冀軍區《子弟兵報》寫過一篇題為“模範護士南丁格爾”的文章。他在這篇文章中寫道:“我們是八路軍的醫務人員,現在我們要下決心向南丁格爾高尚的步子邁進,特别是因為在我們照顧之下的,是為了民族解放,為了革命英勇作戰不怕犧牲的戰士。”

柯棣華與傷病員同甘共苦,總是把自己看作普通一兵。由于災荒和敵人的“掃蕩”,晉察冀邊區面臨極大的困難。柯棣華拒絕了組織上對他的任何照顧,部隊穿越敵占區背糧,他也一起去;行軍時,他把馬讓給傷員騎,戰士們吃黑豆、野菜,他一同吃。大家看到他因為勞累,越來越瘦弱,有時特地從村子裡給他買幾個雞蛋,想給他增加營養,他得知後,堅決制止,原封不動地把雞蛋退回去。一次,晉察冀軍區聶榮臻司令員派人給他送來一些從敵軍那裡繳獲的挂面,他全部送給了傷病員。還有一次,開飯的時候,柯棣華看到自己碗裡是大米飯,而大家碗裡是小米飯,立刻把炊事員叫了來,原來是炊事員為了照顧他的飲食習慣,為他特意做的。柯棣華很不高興地說:“我和你們一樣,是普通的八路軍戰士,不需要任何特殊照顧。”說着,把那碗米飯和大鍋裡的小米飯摻合到一起,這才和大家一起盛着吃。

柯棣華有火一樣的激情,為培養醫務人才辛勤耕耘。在戰争環境裡,八路軍隊伍中醫務人才十分缺乏,為了開展教學工作,培養人才,柯棣華在完成醫療工作的同時,還廢寝忘食地編寫講義。當時,不管戰鬥多麼頻繁,工作多麼緊張,深夜,柯棣華那間小屋橘黃色的燈光下,總是映照出他伏案疾書的身影,傳出他操作英文打字機的敲擊聲。在一年多的時間裡,柯棣華就根據自己的實踐經驗和針對戰争條件下搶救傷員的客觀需要編寫出了數十萬字的教學講義。

在抗日前線兩年多的時間裡,柯棣華與抗日軍民同呼吸、共命運、心連心,結下了深厚的戰鬥情誼。八路軍指戰員和根據地的老鄉們,都親切地稱他為“抗日前線的第二個白求恩”。

追求真理  獻身事業

 來中國之前,柯棣華是印度一名普通的醫科大學畢業生。到中國後,他對中國革命逐漸有了較深刻的了解,在延安時,就開始學習外文版的馬列著作,并認真刻苦地鑽研中國共産黨的文件和毛澤東的著作,閱讀中國革命曆史書籍和報紙。在前線,為了抓緊學習,他身上總帶着一本厚厚的英文字典,往往為了一個詞,要反複查字典或詢問其他同志,常常是邊學、邊問、邊記,即使在緊張艱苦的反“掃蕩”時,他也把幾冊當時用土紙印刷的有關中國革命的書籍和厚厚的字典帶在背包裡。

一天深夜,江一真校長路過柯棣華的住所,看到還亮着燈光,就敲門進去,隻見在點着一盞小油燈的炕桌上,放着寫有密密麻麻小字的筆記本和毛澤東主席的《論持久戰》。江一真關切地說:“可要注意身體呀!”柯棣華回答:“我需要抓緊一切時間學習,争取讀更多政治方面的書,更多地了解中國和中國革命。”

通過認真學習和艱苦環境的磨練,柯棣華親身體會到中國共産黨的偉大。經深思熟慮,他正式向黨組織申請加入中國共産黨。在黨組織的幫助下,柯棣華終于實現了自己的願望,194277,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産黨。入黨那天,他在黨旗下宣誓:“我決心把我的一切交給中國共産黨,我今後的去向由中國共産黨決定,我将永遠和解放區的軍民一起戰鬥,直到流盡最後一滴血。”

長期艱苦緊張的生活和超負荷的工作,使柯棣華的身體越來越差。他患了癫痫病,從1942年起發作次數越來越頻繁,但他多次拒絕黨中央安排他回印度或去香港治療的機會,堅持帶病工作。同事們幾次發現他發病後四肢摔傷,嘴裡流着鮮血。有一次,連墊在齒間的毛巾都咬碎了。

1942128上午,柯棣華為當地一位老鄉實施了手術。下午,他帶領醫護人員查房;晚上主持了醫院召開的工作會議;回到宿舍,又振作精神,編寫《外科總論》的講義。突然,他的癫痫病再次發作,身子猛地向後一仰,摔倒在地上。3分鐘後,他睜開眼睛,發現愛人郭慶蘭在他身邊,手裡拿着一支推空了的注射器。柯棣華向她伸出了一隻手,表示要繼續工作,郭慶蘭含着眼淚扶住他,把筆遞到他的手中,可他又一次摔倒了,昏迷與痙攣折磨着他。領導和同志們相繼趕來,對他進行緊急搶救。他蘇醒過來,伴随着急促的喘息,艱難地吐出一句話:“謝謝大家,請休息吧,我沒什麼事。”接着又一次昏迷過去。一切搶救措施無效,9日淩晨615分,病魔奪去了他年僅32歲的生命。

19421223,延安軍民召開追悼柯棣華大會,會場上懸挂着毛澤東主席為他親筆題寫的挽詞:“印度友人柯棣華大夫遠道來華,援助抗日,在延安華北工作五年之久,醫治傷員,積勞病逝,全軍失一臂助,民族失一友人。柯棣華大夫的國際主義精神,是我們永遠不應該忘記的。”

朱德總司令參加追悼會,緻悼詞并宣讀了祭文。同時,親筆為柯棣華陵墓題詞:“生長在恒河之濱,戰鬥在晉察冀,國際主義醫士之光,輝耀着中印兩大民族。”

遠在重慶的周恩來同志向柯棣華大夫的親屬發去了慰問信。信中寫道:“柯棣華大夫曾是中印兩大民族友愛的象征,是印度人民積極參加反對日本黩武主義和世界法西斯主義的共同戰鬥的模範。他的名字将記存于他所服務終生的兩大民族之間。”

社會在變革,時代在前進。然而,柯棣華留在中華大地的英雄事迹和他崇高的國際主義精神,我們永遠不會忘記!

來院導引:

地鐵一号線: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公交車:1路、快1路、15路、29路、38路、58路、61路、62路、94路、325路、遊5路公交車,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自駕:西二環,中山西路出口,向東1000米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