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
抗戰時期和平醫院的幾項工作制度——張育民

張育民

作者簡介:張育民,抗戰時期曾任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外科醫生,離休前為北京軍區後勤部副部長。在抗日戰争最艱苦的歲月,該同志參加了醫院工作,同時目睹了醫院制度建設的過程。回憶錄《抗戰時期和平醫院的幾項工作制度》,對此一一進行了介紹。

1942年夏天,我從白求恩衛生學校軍醫班畢業了,來到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一所任外科醫生。時任院長是印度友人柯棣華同志,醫務主任是陳淇園教授。當時,醫院是白求恩衛生學校的附屬醫院,擔負着繁重的醫療收治和教學實習雙重任務,加之有國際友人和專家教授在這裡工作,真可謂是精英荟萃,其救治技術和設備條件在整個抗日根據地是屈指可數的。特别是醫院在極其艱苦的戰争歲月裡,以優良的醫療技術和嚴謹的治學精神救治了無數傷病員,培養出了一大批軍隊醫務幹部,為中國革命事業作出了重大貢獻。因此,在晉察冀邊區軍民中享有很高的聲望。

當時,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與白求恩衛生學校同住在冀西唐縣葛公村,工作、生活條件都很差。然而,醫院的工作制度、醫療作風和服務質量卻堪稱先進,特别是醫院實行的醫教結合、思想政治工作和夥食管理等項制度,至今仍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

一、教學實習制度

醫院十分重視教學實習工作,積極配合白求恩衛生學校搞好學員和本院年輕醫護人員的臨床實習,指定專人帶教,并制定實習計劃,特别強調理論聯系實際,在實踐中學習提高。學校的專家教授也定期到醫院巡診,結合教學任務,帶學員到醫院進行臨床實習。醫院和學校的專家教授還經常專門選一些疑難病例,讓年輕醫生和學員具體實施診治和手術操作。這對我們這些剛走出校門、臨床經驗不足的年輕醫生來說,真好比幼鳥添翅,很快提高了技術水平。這是我參加八路軍以來,第一次嘗到了理論和實踐相結合帶來的甜頭。

二、定期會診制度

當時,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和白求恩衛生學校有一條規定,就是堅持聯合進行醫療會診制度。會診分為兩種情況:一是定期例行會診;二是不定期臨時會診。每當會診時,醫院裡的醫生基本上都參加,學校的專家教授也把學生帶來旁聽,按照會診程序一一進行;遇有危重傷病員時,專家教授就臨時緊急集中,迅速檢查傷病員,明确診斷,提出救治措施,立即付諸實施。為了擴大醫生的知識範圍、增加臨床經驗,醫院在傷病員的收容上是不分科系的。每個病區雖各有側重,但基本上是内、外、五官、婦産各科傷病員兼收并蓄,目的是使每一個醫生都力争成為多面手。這是為适應當時的戰争環境所必須采取的措施,因為随時都可能有敵情,醫院就得疏散到山裡,在分散的情況下,一個醫生要負責四、五個傷病員的醫療工作,如果像現在大醫院那樣進行分科,每個醫生獨鑽一門,那就根本不能适應戰争環境下複雜情況的要求。就是在疏散的條件下,隻要情況允許,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和白求恩衛生學校也要組織專家教授或高年資軍醫到各村巡回醫療,進行會診和技術指導,使全體醫護人員的業務技術水平提高很快。記得有一次,在疏散過程中一位孕婦臨産,在沒有婦産科醫生的情況下,我利用平時學的基礎知識,順利地給那個孕婦接了産。事後,我感到參加醫院的會診确實好處很大,所以,每次會診我都積極參加,虛心學習,為以後的醫療工作打下了紮實的基礎。

三、每日朝會制度

每天早上,由各所值夜班的醫生護士,向所長和接班的醫生護士彙報病員情況,交待遺留事項,爾後,所長和護士長安排當天的工作。由于制度健全,手續清楚,職責明确,使每個醫生護士都養成了一種認真負責、一絲不苟的好作風。所以,在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因工作粗疏、交接班人員工作脫節等原因造成的差錯事故是很少發生的。

四、傷病員思想政治工作制度

當時,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收容的大部分是從前線送來的傷員,有的傷情很重,情緒消沉;有的傷員為不能重返前線殺敵報仇而苦惱。因此,傷病員中的思想變化情況比較複雜,思想政治工作任務很重,單靠政工人員是不行的。為此,院、所領導就帶領廣大醫護人員開展既治病又治心的談心活動,結合治療護理做好深入細緻的思想政治工作,要求每個醫護人員對自己分管的傷病員做到病情發展清、思想狀況清、工作曆史清、家庭情況清、出院後打算清。精心細緻的治療護理、廣泛深入的談心活動、無微不至的生活照顧,體現了革命大家庭中的戰友之情。這些措施,進一步加深了醫護人員和傷病員之間的感情,密切了相互關系,大大增強了傷病員戰勝傷病的決心。許多傷愈重返前線的同志,每當殺敵立功後,都要寫信向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領導和醫護人員報告,讓我們分享勝利的喜悅。

五、民主管理夥食制度

在抗日戰争的歲月裡,生活是相當艱苦的,但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傷病員的夥食是很不錯的。其主要原因,一是院領導和醫護人員為搞好傷病員的夥食想了很多辦法,千方百計保證夥食标準的供應。二是醫院充分發揚經濟民主,實行民主管理夥食制度。醫院組織了由夥食管理人員、醫護人員和傷病員代表參加的夥食管理委員會,定期制定食譜,堅持按營養标準配膳,定時公布帳目,還特别規定了一條對特殊傷病員給予特殊照顧的制度,按傷病輕重區别對待。同時,也很注意調劑夥食花樣,經常搞一些小改善,如包餃子、包包子、炸油條等,因此,醫護人員和傷病員都很滿意。

 

來院導引:

地鐵一号線: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公交車:1路、快1路、15路、29路、38路、58路、61路、62路、94路、325路、遊5路公交車,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自駕:西二環,中山西路出口,向東1000米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