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
神仙山上的英雄軍醫

——記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軍醫、“戰鬥英雄”邢竹林

甄秋山  王金朝

 邢竹林,男,北京市人,19151月出生,19382月參加八路軍,1940年入黨,19421月從白求恩衛生學校畢業後,先後在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任外科醫生及醫務主任。1943年,在抗日戰争反掃蕩的艱苦歲月裡,他帶領80名重傷員隐蔽在河北阜平縣境内的神仙山上,冒着日寇搜山的危險,為傷員實施手術,并為打破敵人封鎖自制藥品、器械,挽救了大批傷員的生命。在完成戰傷救治任務的同時,他視人民群衆為親人,千方百計解除其痛苦,被譽為“根據地人民群衆的生命衛士”。為表彰他的模範事迹,1944年,他被晉察冀軍區授予“戰鬥英雄”稱号,為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優良傳統的形成作出了重大貢獻。

 提起戰鬥英雄,人們不免會想到象董存瑞、黃繼光等那些為了戰鬥勝利而沖鋒陷陣的勇士。

抗日戰争時期,在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曆時3個多月的神仙山反掃蕩鬥争中,曾湧現出一位拿手術刀的戰鬥英雄——他就是該院外科軍醫邢竹林。

雖沒有面對面同敵人刺刀見紅,但神仙山的軍民永遠記錄下了他救死扶傷的不朽功績。他和那些戰場上的勇士一樣堅強,一樣勇敢,一樣高大。

山路崎岖,當踏上神仙山的最高峰,遙望着數不盡的懸崖溝壑,使人不難想象,那時,邢竹林在如此惡劣的條件下挽救了大批傷病員的生命,是一種何等的英雄本色呢?

 轉戰神仙山

 1943年秋,晉察冀邊區遭受着自根據地創建以來最為艱難困苦的歲月。日寇集中4萬餘兵力, 向根據地腹地——北嶽區展開了最持久、最殘酷的“大掃蕩”。為了粉碎敵人的鐵壁圍剿,當時駐在阜平縣大台村的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抽出大部分人員組成救護隊随主力開赴外線作戰,正在治療中的80名重傷員,由時任外科醫生的邢竹林負責,率領幾十名工作人員,轉移到駐地東北方向的神仙山,隐蔽開展治療工作。

上山後,邢竹林對工作人員按内、外、婦等劃分為10個小組,自己兼任手術組長,将80名傷員分别隐蔽在十幾個懸崖山洞裡。洞與洞之間,近則四、五裡,遠則十多裡。他立下軍令狀:“不管有千難險阻,堅決保證傷員生命安全。”

敵人搜山開始了。邢竹林白天出不了山洞,巡回治療隻能在晚上進行。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他爬山路、攀懸崖,全然不顧個人安危,一天也沒有延誤查看傷員。一次,住在嶺根村附近峭壁山洞裡的護士和傷員,見已是五更天,邢醫生還沒有來,估計今晚他是趕不到這裡了。就在這時,洞口傳來“沙、沙”的磨擦聲,不一會兒,一個身影爬進洞内。當大家看到滿手是血、一條褲腿撕裂、外露的棉花上也滲着鮮血的邢竹林時,頓時都驚呆了。一個傷員爬到邢醫生跟前,拉着他的手說:“我們能堅持,你不要每天都來看我們了,這太危險,我們不忍心啊!”邢竹林用護士遞給的紗布邊擦着手上的血迹邊說:“這沒什麼,被亂石劃了一下,很快會好的。”他趕忙查看傷員的傷口,逐個重新換了藥。

上山5天了,14名急需手術的重傷員,經過邢竹林夜以繼日的工作,已順利做完12個。剩下的2名傷員,一個晌午就可以完成。就在這時,緊急情況發生了。這天清晨,天剛蒙蒙亮,他和手術組的同志就忙活開了。約在11時左右,第一個傷員的手術做完,第二個傷員的手術即将開始時,不料,在洞口觀察敵情的看護員匆匆跑進洞内,說敵人搜山離這裡隻有一、二百米了。怎麼辦,手術是繼續做下去,還是停一停?邢竹林心想:“敵人搜山一般天黑才能走,手術向後拖一天,傷員就要忍受一天的痛苦,甚至會感染化膿。”于是他當即立斷,定下了繼續手術的決心。就在第二個傷員的手術做完縫合時,洞外傳來鬼子“嗚哩哇啦”的叫喊聲,一排子彈“噼噼叭叭”地打在洞口上方的石壁上。

“趕快轉移!”邢竹林一邊緊急給傷員包紮,一邊招呼工作人員向南山洞轉移。包紮完畢,他不顧疲勞,背起傷員就跌跌撞撞向洞的深處撤離,安全地将傷員轉移到南山洞。敵人很快發現了那個山洞,兩個僞軍爬進洞裡,向裡打了一陣子槍,聽到裡邊沒有動靜,隻好撤走了。敵人這次進洞,唯一收獲是揀到邢竹林他們剛用過的一團帶血的紗布繃帶。

 戰地發明家

 敵人的封鎖清剿給神仙山軍民帶來了難以想象的困難。已是農曆十一月份了,工作人員和傷病員都還穿着單衣,隻能靠砍柴烤火禦寒;儲存的糧食越來越少,在保證傷病員的前提下,工作人員隻能每天靠四個黑豆面餅子充饑。面對這艱苦的環境,邢竹林無所畏懼,勇挑重擔,他既當醫生,又當看護員、管理員,經常利用到各山洞巡診的機會,砍捆柴草捎進洞裡;還同看護員一道下山背水;與管理員一起趁敵人搜山的間隙到老鄉家籌糧;替體弱的護士看護守夜、做護理工作;忍着饑餓把分給自己的餅子讓給傷病員吃。更使大家受到鼓舞的,是他不等不靠,勇于發明創造,能在艱苦的條件下找出戰勝困難的辦法,成為小有名氣的“戰地發明家”。

作為以保護傷病員生命健康為己任的手術組,最為困難的是藥品和醫療器械的缺乏。由于敵人長期封鎖,山上的藥品、器械供應幾乎斷絕。看到有些傷員的傷口一天天惡化,邢竹林急得心如火燎。他把工作人員召集起來開會研究,會上,他堅決地說:“我們決不能這樣等下去,要想辦法弄藥、弄器械,打破敵人的封鎖。”這時,他想起了白求恩大夫發明“盧溝橋”的故事,心裡豁然一亮。一連幾天,他隻身趁着夜幕,到嶺根、陳士庵、碳灰鋪等村拜訪老中醫,尋求解毒、消炎的偏方。當他得知熟石灰、大黃等具有很強的殺菌消炎作用後,連夜支起鍋,把生石灰炒熟後加進大黃等中草藥,制作出了粉紅色的消炎粉,經在自己身上試用,效果很好。于是他将這種藥命名為“創傷粉”,在整個神仙山根據地推廣使用後,使那些不需手術的傷員很快結疤痊愈。

“創傷粉”主要用于淺表外傷,那麼,手術的創傷刀口怎麼處理呢?“剃頭刀子”和“小瓷碗”的故事,是邢竹林在戰時特殊環境中的又一發明。沒有藥品,又要防止發炎化膿,困難是可想而知的。為解決這個難題,邢竹林從在潔淨的環境裡裸露的傷口倒好愈合中悟出辦法。他就用一個消過毒的瓷碗,直接扣在縫合的傷口上,造成一個潔淨的小環境,從而确保了傷口不被感染。經常轉移,手術器械損失嚴重,再加上不能補充,用鈍刀子作手術給傷員造成極大的痛苦。邢竹林看到剃頭刀子倒是滿快的,鈍了又可以磨,他經過改進,又發明了用消過毒的剃頭刀子給傷員作手術的技術,減輕了傷員痛苦。

邢竹林因陋就簡,土法上馬,有效地打破了敵人的封鎖,克服了醫療條件上帶來的難題,使所有傷員都得到了及時治療。三個月的反掃蕩,80名重傷員全部康複,其中50名重返前線。在這期間,新接收的75名傷員,在邢竹林等工作人員的精心治療護理下,也大都痊愈,創造了醫院戰時救治傷病員的最好成績。

 妙手送瘟神

 日寇的殘酷掃蕩,不僅給醫院帶來極大困難,也給駐地人民群衆造成毀滅性的摧殘,房子被日寇燒毀,糧食、牲畜被日寇搶光。看到這種情景,邢竹林悲憤極了。他發出誓言:“不趕走日本鬼子,決不停止戰鬥的腳步。”為了建設好抗日根據地,他時刻都把人民群衆的冷暖、健康挂在心上,被人們譽為“根據地人民群衆的生命衛士”。

長期的流離颠沛,忍饑受凍,神仙山駐地人民群衆的健康狀況極度惡化。不久,一些村莊就發生了疫情,甚至有的村莊80%的人都病倒了。面對群衆的苦難,軍區衛生部指示醫院,要立即抽調最好的醫生,組成醫療隊,搶救患病群衆,消滅疫情。想到駐地人民群衆在最困難的時侯,把條件比較好的隐蔽處讓給醫院,組織擔架隊擡着傷員轉移,把自家僅有的一點兒小米、玉米面拿出來給傷員吃,自己以野菜、紅薯葉充饑,邢竹林第一個報名,要求參加醫療隊。

很快,以邢竹林為負責人的醫療隊組成了,在三天時間裡,他率領工作人員翻山越嶺,對駐地4個村莊的500餘名患病群衆逐個進行了檢查确診,送醫送藥到戶到人。針對這次疫情主要是痢疾、傷寒和回歸熱等情況,他在囑咐患者一定要按時服藥、注意休息、搞好自我隔離的同時,着重做了消除疫源的工作。

連續十多天,邢竹林帶領身體可支的群衆上山伐木砍柴,以便把敵人燒毀的房屋盡快修好,改善群衆的居住條件;還組織群衆滅蚤,清理庭院,用白灰粉刷室内外,消除傳染源。繁重的體力勞動,使邢竹林身體難支。一次扛着一捆柴,昏倒在下山的路上,群衆紛紛圍上來,個個滿含熱淚地呼喚他:“邢大夫,我們的好兄弟,你不能倒下呀!”看到邢醫生累成這樣,待其清醒後,大家都勸他悠着點,這些事說到就行了。

4個村的20多名重患者,邢竹林更是關愛備至。白天忙活一天,晚上還拖着疲憊的身體,逐個去查看病情。為了使這些群衆盡快康複,他對護理工作進行了明确分工,要求護理人員一刻也不能離開病人,精心觀察病情變化,随時向他報告,以便作出有針對性的治療。

嶺根村的一名姓高的大嫂高燒4天了還沒退,邢竹林心急如焚。為了弄清高大嫂的病,他一夜守侯在其身邊。考慮到高大嫂的病情重,一般藥量壓不住,當晚就給病人加服了一次藥。黎明時分,高大嫂的燒退了,他才放心離去。

在邢竹林所率醫療隊的緊急救治下,患病的群衆全部痊愈。伴随着反掃蕩的結束,人們的臉上綻開了勝利的喜悅。經過艱難困苦的洗禮,軍民的心貼得更緊了。

為慶祝反掃蕩鬥争的勝利,1944年,晉察冀軍區召開群英大會,授予邢竹林“戰鬥英雄”稱号。他是獲此殊榮者中唯一的一名醫務工作者。參加群英大會歸來,他幹得更起勁,積極請纓參戰,随同部隊投入到大反攻、大決戰、大進軍的戰鬥行列。

 

來院導引:

地鐵一号線: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公交車:1路、快1路、15路、29路、38路、58路、61路、62路、94路、325路、遊5路公交車,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自駕:西二環,中山西路出口,向東1000米路南。